风再起时:沙特空军的“狂风”战机

2019-09-23 08:09:32 兵器知识 2019年9期

选锋

2019年3月14日,英国皇家空军最后一架“狂风”(Tornado)GR4战斗轰炸机结束了最后一次飞行,英军的“狂风”随之正式退役。英国媒体将此事件评价为“一个时代的结束”。确实,40年来,“狂风”一直是英国空中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在浅灰色的英国“狂风”就此风停之际,砂黄色的沙特“狂风”仍处在“风再起时”。

沙特空军“狂风”战斗机低空飞行演练

军购:从美国转向英国

“狂风”是欧洲国家联合研发高性能战机的里程碑式产物,它的问世使得西欧第一次拥有了可以和美、苏相媲美的战术空中打击力量,而除了参与联合研发的英国、德国和意大利之外,沙特阿拉伯是唯一一个装备该机的非研发国,沙特皇家空军也是“狂风”的唯一出口对象。

英国“狂风”是在列装满40年之际退役,而沙特空军使用这种双发双座超音速变后掠翼战机也有长达33年的历史了。“狂风”共有战斗轰炸型(IDS)、电子战/侦察型(ECR)和防空拦截型(ADV)三种型号,沙特空军先后装备过IDS和ADV型。

上世纪80年代初,为了应对海湾地区复杂的局势,以及“来自邻近国家的直接军事威胁”,沙特阿拉伯启动了一项全面提升本国军事实力的重大武器采购计划。就沙特空军而言,急需增强的能力乃是空对地打击手段,沙特人开始积极寻求“具有真正意义上战场遮断和远程攻击能力”的合适机型。

英国空军于今年3月告别“狂风”

就当时的情况而论,沙特通常会从美国购买合适的军用飞机,事实上沙特也已经购买了一批F-15C/D“鹰”式战斗机/教练机,如果经过适度改装,这种机型似乎也可以扮演战斗轰炸机的角色。然而美国国会不久后就对F-15的出口做出强制性限制,海湾国家无法再轻易得到这种机型。而且根据明确规定,出口到沙特的“鹰”被严格界定为“防御性武器”,美国人对该机携带的武器乃至其部署的基地都有明确的限定,这主要是为了平抚以色列人提出的抗议。

虽然购入了美国武器,在使用上却不得自主,这让沙特军方意识到必须实现武器来源的多样化,而且若想要获得真正的空对地打击能力,就不能只看美国人的脸色行事。一个理想的替代者是英国,实际上这个以石油资源丰富著称的国家对于英国武器并不陌生,沙特军队先后装备有英国“猎人”和“闪电”式战斗机,以及雷达和防空导弹等武器,总体评价还算不错。

至于采购的目标,沙特方面也已经很明确,那就是刚刚在1979年开始装备英国皇家空军的“狂风”。但是有一个问题,根据这种战机的三个联合研发国达成的共识,“狂风”战机是“非卖品”。

其实英国人颇有意用“狂风”赚钱,但无奈当时的联邦德国态度坚决。直到1984年7月,西德才总算不再对“向北约以外地区销售‘狂风一一事持反对意见,而之前英国《金融时报》就已经在显著位置报道了沙特皇家空军对“狂风”的浓厚兴趣。

与此同时,一个沙特空军代表团已经进驻索福克郡的英国空军霍宁顿基地,在那里对“狂风”GR1战斗轰炸机进行了实物评估。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更是直接出马,先后与班达尔王子和法赫德国王面晤,当起了“狂风”的高级推销员。于是沙特国王拍板决定,从英国购入“狂风”。

1985年9月26日,英国和沙特两国达成了一项谅解备忘录,初步达成了武器采购意向,其中包括48架“狂风”IDS战斗轰炸机,含6架等同于英国空军GRlA的“狂风”IDS(R)侦察型,另购14架具有双重操作系统的“狂风”IDS(T)教练机,以及零备件、武器、雷达和飞行员训练套件等。

一个月后,第一批沙特飞行员就开始在英国空军科特斯摩尔基地内接受训练。到了1986年2月,沙特国防和航空部同英国国防部国防装备出口服务局签署了正式合同,合同内容较谅解备忘录没有大的改动。

沙特空军的建国纪念涂装编队,下起第二架为“狂风”

“沙漠风暴”的检验

在这份武器大单正式签订时,沙特空军订单中的第一架“狂风”已经下线,并在1986年2月7日完成了验收飞行。3月26日,最初完成的4架沙特“狂风”离开英格兰的沃顿前往沙特东部城市达兰,在那里被编入之前装备着F-5E战斗机的沙特皇家空军第7中队。

第7中队亦被指定为全军的“狂风”转换单位,此后陆续交付的24架“狂风”全都加入该部,而将要使用该机的其它中队的机组亦在该部受训。1989年2月9日,首架“狂风”ADV型亦开始交付。

红海海岸线上空的沙特“狂风”

在“狂风”到来的同时,英方也开始向沙特交付配套使用的武器。沙特空军先后接收的武器包括JP233掠飞式布撒器(反跑道子母弹)、“海鹰”反舰导弹、“天空闪电”空空导弹和ALARM反辐射导弹等。

值得一提的是ALARM导弹,英国国防部原本禁止出口这种武器,所以当一张显示沙特“狂风”挂载这种武器的照片流出后,一度还引发英国的舆论争论,后来有关方面解释此举只是“临时措施”,目的是为了测试使用另一款导弹。

挂载副油箱的爬升状态

“狂风”虽好,也带来了一个问题,自从装备使用A-26“入侵者”式攻击机之后,沙特空军就再也没有双人机组的作战飞机。鉴于购入的“狂风”教练机数量不足,沙特方面又紧急从英国购入了一批经改装的“喷气流”31M飞机,客串“狂风”教练机。

在作训和演练过程中,沙特空军特意对“狂风”和F-15C进行了综合性能对比评估,结论是“狂风”的低空作战性能远优于F-15C,于是沙特空军全面停止了“鹰”的低空飞行训练,同时也对自己同英国人的这笔交易感到满意。

1990年夏天,沙特空军的第二个“狂风”单位——第66中队于海米斯穆谢特成立,该部最初于7月接收了2架“狂风”IDS,接着在8月初接收了另外几架。其时恰逢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海湾地区被拖上了战争的道路。

当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大举进驻沙特,准备对伊拉克采取行动时,沙特空军的第7中队已经先后接收了24架“狂风”IDS,不过其中两架因飞行事故而坠毁。1991年1月18日,也就是海湾战争爆发的次日,第7中队移驻海米斯穆谢特,第66中队暂时并入其序列,这样,第7中队一共有27架“狂风”投入这场战争。

实际上,沙特空军的“狂风”战机在“沙漠风暴行动”的头一个夜晚就披挂上阵,执行了这种飞机在海湾地区的首次战斗任务。在6架美国空军F-111E战斗轰炸机袭击了伊拉克的H-3空军基地后,数架沙特“狂风”打击了同一目标。

在一段时期内,“狂风”在沙特空军中仍占据着重要位置

海湾战争期间,沙特“狂风”不断出动,在战斗中使用了JP233子母弹、1000磅和2000磅的航空炸弹等武器。到战争结束时,第7中队一共执行了590架次的战场遮断任务,而装备“狂风”ADV的第29中队从靠近约旦边境的塔布克基地出发,也完成了451架次的任务。

此战中,沙特“狂风”在执行任务时从本国空军的KC-130H加油机补充燃料,由于后者速度慢,从而使得沙特的“狂风”很难融合到联军统一的空中行动中,这是沙特“狂风”颇遭诟病的一点。不过为超低空突防而生的“狂风”倒是展现了强悍的战场生存能力,除一架“狂风”IDS在1月19日被防空火力击落外,别无战损的记录。

准备在英国接受升级的沙特空军“狂风”

确保“2020年及之后”的使用

出于对“狂风”性能的满意,沙特在1988年年中就已经启动了“狂风”的第二笔采购案,当时与英国达成的初步交易意向为12架“狂风”IDS和36架“狂风”ADV。经过海湾战争的实战检验,沙特空军认识到战斗轰炸机才是自己的所需,于是废止前议,在1993年7月与英国正式签署第二单采购协议,内容改为48架清一色的“狂风”IDS,其中包含10架双操作系统的教练机和6架IDS(R)侦察型。

当时英、德、意三国装备的“狂风”数量已基本饱和,沙特的新订单实际上延续了“狂风”生产线的生命,而沙特订单中的最后一架飞机、机身序列号8319的“狂风”IDS,也成为“狂风”生产线关闭之前的最后一架了。

第二批采购的“狂风”于1996年8月至1998年9月问完成交付,在此期间陆续编组了同驻达兰的两个新单位:第75中队和第83中队。两个中队分别接收了19架“狂风”IDS,而新购置的侦察型和教练机则分别加入第7中队和第66中队。

1999年,沙特空军开始以沙特王室成员的名字来-命名空军基地,达兰基地被命名为阿卜杜拉·阿齐兹国王空军基地。基地更名的同时,沙特空军还引入了联队这一新的编制体系,于是驻达兰的3个“狂风”中队共同组成了第11联队。

为了跟上精确制导弹药成为空对地打击主流手段的潮流,沙特空军开始谋求升级“狂风”,最初的举措包括购置了与意大利“狂风”同款的汤姆森-CSF激光指示吊舱(CLDP)。在整机和机载武器都购自英国的情况下,沙特空军这一次没有选择英国“狂风”同款的热成像和机载激光指示吊舱(TIALD),算是一个显示“个性”的决定。

在全面升级计划尚未推开之前,美军于2003年3月20日至5月1日展开所谓的“伊拉克自由行动”,以达兰为基地的沙特“狂风”再一次被卷入了作战行动。在那之后,沙特方面才得以专注于“狂风”的升级,经过一番考察比对,升级计划确定由英国BAE系统公司负责。

這是第7中队的双机编队

这一总价高达25亿英镑的合作被冠名为“狂风持续计划”(TSP),旨在为沙特空军总计84架各型“狂风”提升作战性能,确保该机“在2020年及之后仍可以正常使用”。虽然“持续计划”起初将“狂风”ADV包括在内,不过后者于2006年8月退役,其职能由欧洲战斗机“台风”所取代。

2005年4月,首批3架沙特“狂风”抵达BAE公司沃顿厂区,作为“狂风持续计划”的技术验证机和升级原型机,一架是IDS(T)教练机,另一架是IDS(R)侦察型。

这架经过升级的“狂风”挂载着“达摩克利斯”吊舱和“宝石路IV”制导炸弹

“狂风”的升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具体内容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着变化,到目前为止一共有四个阶段。第一阶段的改进重点是驾驶舱,包括安装新的航电设备和显示器、现代化的通信套件以及GPS导航组件。BAE为沙特“狂风”配置的先进雷达显示信息系统(TARDIS)与英国空军“狂风”GR4的配置是一致的。

2007年8月28日至9月6日,隶属于沙特空军第75中队的8架“狂风”参加了在英国空军洛西茅斯基地举行的“沙特绿旗”演习,这8架飞机全部是完成了第一阶段升级的“狂风”,这场演习其实相当于交货验收。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沙特空军首次在海湾地区以外部署他们的“狂风”战机。

“风”继续吹

演习顺利进行的同时,“持续计划”的第二阶段也已经展开了,其重点是使沙特“狂风”具备与英国空军“狂风”GR4相同的打击能力。作战效能的提升是显著的,升级后的沙特“狂风”不仅可以使用“宝石路Ⅱ”激光制导炸弹,也可以配备“达摩克利斯”瞄准吊舱和“硫磺石”反装甲导弹等。2007年12月,完成第二阶段升级的第一架“狂风”返回沙特阿拉伯,沙特空军对改装效果表示满意。此后数年中,BAE继续按照合同为沙特升级“狂风”战机,到2013年2月先后对73架“狂风”实施了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升级。

沙特空军在那时也调整了编制结构,第66中队被撤销,升级后的“狂风”分别交付第7中队、第75中队和第83中队。从2014年开始,“狂风”再添打击利器,一方面BAE开始向沙特交付“风暴阴影”巡航导弹,另一方面美国终于同意向沙特出口“宝石路Ⅳ”双模增强型制导炸弹。

与这些新型武器相配套的是,BAE自2014年开始执行“狂风持续计划”的第三和第四阶段,据称第三阶段已完成,“进一步提升了作战能力”;而第四阶段仍在进行中,核心内容包括16号数据链的连接等。

需要指出的是,沙特“狂风”的升级并不是“静态”的,而是不断在作战行动中检验着升级项目的成色。沙特空军参与了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在2015年3、4月间的“决定性风暴行动”和“恢复希望行动”中,“狂风”都曾挂弹上阵,对目标实施过有效的低空攻击。

而在近年来沙特军队对也门胡塞武装组织的攻势中,沙特“狂风”也作为空地打击急先锋持续登场。2018年初,有一架沙特“狂风”在也门北部的萨达省空域失事,虽然胡塞武装组织宣称这是其防空武器所为,不过按照沙特国家通讯社的说法,这架“狂风”是因为“技术原因”损失的。

目前,随着英国空军“狂风”的正式退役,沙特空军的“狂风持续计划”在零備件方面有了丰富的选择,这有助于保持沙特“狂风”机群的整体状态。当然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就算四个阶段的升级全部完成,“狂风”毕竟也是一款太过老旧的机型,财大气粗的沙特理应会谋求采购换代机型。不管怎样,从海湾战争到也门行动,沙特的“狂风”实战经历不断,对于一项军机采购项目来说,确实已经是物有所值了。

【编辑/行健】

?
网上真人龙虎网投